Feb. 28

2022

誰的共和國沒有夢!

作者:陳立恆(法藍瓷創辦人暨總裁/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理事長)


「歷史記載不一定是真的,小說描寫卻常常是真的」,這是我日前參加台聯黨前主席蘇進強先生的新書發表會時,整場分享中令我最有共鳴的一段話,因為年齡越老大,就越感到現實比小說更魔幻、小說比現實更真誠。


誠然,這本「共和國之夢」包含了許多信而有徵與含沙射影互相交錯形成的政治圖像,但真假早已不是癥結,反正在二○二二年的新聞頭條還比不上一九四八年的「一九八四」更切合人類真實世界的今天,基層民眾和政治人物一樣,已經難以分辨那些曾經振奮人心的夢想背後,究竟是偉大、還是渺小;究竟是自由、還是操控;究竟是創造、還是毀滅?


在如此一個閱讀凋零的時代出書,需要一點孤勇與情懷,而在如此一個情勢詭譎的時機談論共和國之夢,則是需要相當的思考與敏銳。眾所周知二○二二的開年並不平靜,先不論疫情依舊,正值敘利亞戰火未歇、阿富汗百廢待興,俄羅斯軍隊攻入烏克蘭首都基輔,我們從偏安一隅的台灣環顧四周,看到多少共和國的夢想都是口號偉大而成就渺小,都在高呼自由的路上卻坐著操控輿情的車馬;政客們驅使著人民辛苦地邁出每一步創造未來的腳印,卻多半踏在毀滅既有的台階上,身處一路崩壞的國家碎片裡,這些國家的人民一直沒有走到他們曾經被應許的、流著奶和蜜的共和國天堂。


如果說廿世紀是許多共和國夢起的世紀,看起來廿一世紀將是許多共和國夢碎的世紀,阿拉伯之春就是一個令我匪夷所思的轉捩點,多少新興共和國此起彼落地陷入貪腐、奪權、混亂的無限循環,反觀約旦、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等君主國家雖然也是問題叢生卻反而僥倖過關,難道共和國這個概念不合理嗎?顯然不是。共和國的英文「republic」來自拉丁文「res publica」,字面涵義就是「共同的財產」,每一個在民主懷抱中長大的公民都知道國家屬於人民的「共同的財產」,至於如何以民主的方式選出一個真心為人民打理財產的共和政府,就是每一個有夢最美的共和國最終美夢成真,還是噩夢纏身的根本原因。


兩千年前的儒家思想同樣認同民主的真諦,荀子說:「天之生民,非為君也;天之立君,以為民也。」正是點出了政府官員就是為基層民眾打理財產的公僕而已。曾幾何時,當我們發現無論股市指數與GDP數字多麼漂亮,政府官員們的各類型財產比起他們上任前漲幅可觀,而基層民眾的可支配財產卻比起他們上任前逐漸縮水的時候,我們基本可以判定這是一個走向失敗的共和國家,因為它的政府沒有真心對待人民的財產,並且它的人民沒有能力選擇合格的公僕。


事實上共和國們面臨的挑戰遠比選擇一群合格的公僕更加複雜,敘利亞與阿富汗都是文明燦爛與資源豐富的古國,也享受過一段段明亮安逸的歲月。烏克蘭雖然一直掙扎於歐俄之間,卻也算一方歐洲小霸,可惜強鄰介入、認同混亂、政客腐敗等等各種原因讓他們幾十年都爬不出貪腐、內耗甚至戰亂聯手挖出來的巨坑,也逃不過成為大國交鋒的殺戮戰場的淒慘命運。


他們的悲情經歷正在警告我們,每一個共和國都有夢,但共和國的人民必須非常清醒,才不會某天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一場噩夢裡。















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