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da
起手而悔的民主,不就是威權?

起手而悔的民主,不就是威權?

01 May, 2019

流金五月,世界經濟似乎尚未擺脫二○一八年的陰霾。一方面,中美貿易戰火去而復返、似有節節攀升之勢;另一方面,歹戲拖棚的脫歐雖然獲得緩刑,沒人能準確預測的衰退疑雲照樣揮之不去。

身為全球貿易汪洋上一葉扁舟的台灣,當然不可避免於這段波濤洶湧的震盪,財政部統計處日前公布我國四月出口二五八點三億美元,年減三點三%,連續第六個月負成長,足見我國經濟疲態仍舊,隨著川普變臉的結局未卜,不難想見台灣景氣又一番驚滔險浪可能在所難免。然而,吾以為「無常」與「反覆」一直是國際關係的合理常態,真正造成我們在這些經濟風浪中無所適從的原因,並不是肇於外部局勢的回寒倒冷,而是源於內部環境的朝秦暮楚。

時下劍拔弩張的同婚與核能議題莫不是一個台灣內部朝秦暮楚的鮮明體現,台灣自詡自由社會,人人各有好惡,民主選舉目的就是找到最大公約數的「共識」,以我為例,從年輕就混跡音樂藝術圈的我十分理解一眾同志朋友們生活上的壓抑與不易,自然希望此次他們能得到所期待的平等權利;此外,我是堅決反對為反核而反核,打從心裡瞧不起那些家裡用著冷氣冰箱,還大搖大擺上街反核的偽環保人士,所以縱然公投結果並不盡如我意,可是我個人想法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一個民主體制下多數人選擇的決定,就理應被所有人尊重與服從。

君不見英國脫歐公投後舉國譁然,甚至連發起公投的卡麥隆自己都後悔不迭,可是頂著國內外巨大壓力的英國政府並沒有再舉行一場公投,而是硬著頭皮來收拾殘局,因為他們明白只有在威權國家才能容許一直投票投到結果讓某些人滿意的荒謬蠻橫,一旦推翻了這次公投結果,無論是以何種形式,都無異於間接推翻了英國的民主體制。

反觀台灣,舉棋不定的政治決策讓二千三百萬人民吃了超過廿年的悶虧,現在更超越舉棋不定的猶疑,直接升級到起手而悔的蠻橫,我一直不能理解一個現代民主國家怎能忍受貪汙定讞之徒逍遙法外?又怎能忍受落選敗北之流厚顏殿堂?現在更不能理解居然連公投結果都可以一筆勾銷,如此一來,我們引以為豪的民主價值還怎麼繼續服眾?又憑什麼獲得世人的敬意和認同?

今天連民主價值都可以背棄的台灣,過去一路犧牲經濟發展也不足為奇,例如長期困擾台灣工商界的五缺六失,正是這些年來政策朝秦暮楚下國家虛耗的積弊堆疊,從六年國建、亞太運營中心、愛台十二項建設、前瞻計畫到試圖重啟的桃園航空城與高雄自經區等等,其實許多宏大抱負的亂無章法,皆來自台灣政治意識形態凌駕於國家經濟正向發展的反覆所致,同樣的反覆讓我們錯失許多改變契機之後,迷失在看似戒急用忍、實則鎖國自閉的道路上幾乎無路可退。

我想起子貢問政的典故。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如果連兩千多年前的封建社會,都知道政府誠信重於一切,一個起手而悔的民主社會,又將何異於威權乎?

法藍瓷攜手偏鄉學校,以美學教育翻轉未來!

2019 法藍瓷光點計畫|國際徵件啟動

Top